• 伯樂檔案 | 朱瑋:不來梅愛樂樂團的終身長號首席

    NYO青少年交響樂團2021-05-06 16:00:02

    點擊藍色文字訂閱音樂愛好者都在關注的NYO-China

    這里有你不容錯過的精彩內容

    伯樂檔案

    朱瑋:不來梅愛樂樂團的終身長號首席


    14歲進入上海音樂學院附中學習長號,20歲遠赴德國薩爾布呂肯音樂學院(Hochschule für Musik Saar)深造,25歲拿下不來梅愛樂樂團(Bremer Philharmoniker)首席長號的終身合同,26歲開始在不來梅藝術大學(Hochschule für Künste Bremen)擔任長號講師,朱瑋的音樂履歷堅實而亮眼。在這背后,他付出的了二十年的不懈努力,沉浸在音樂的世界里不斷追尋。


    從小學習長號,朱瑋一直希望尋找到自己的聲音。直到他大學第一次考團,評委告訴他,他更像一個獨奏家,缺乏合作意識。朱瑋這才意識到,或許他已經找到了屬于自己的聲音,卻忘記了學會傾聽。那之后,他開始加強重奏和室內樂的練習,學習如何與其他樂手合作演出。在朱瑋看來:“自己聲音是必不可少的,但學會傾聽也是必修課,這樣才能成為一名職業演奏家。”


    NYO-China長號導師、不來梅愛樂樂團的終身長號首席朱瑋。


    靜心,尋找自己的聲音


    念小學時,朱瑋在管樂隊里演奏次中音號。每次演出的時候,他總被身后一個更加洪亮威武的聲音所吸引。后來,他就改學了長號,才發現這種好聽的聲音來之不易。不同于其他銅管樂器,長號沒有按鍵,需要通過拉管的長短來控制演奏的音準和音色,拉管上還沒有固定的刻度記號,這更是加大了學習的難度。


    朱瑋用了六年時間,在上海音樂學院附中跟隨李大力教授學習。申請大學時,他決定遠赴德國求學。德國的銅管,向來被認為是音樂舞臺上最宏偉的聲音,朱瑋希望去到那里尋找一種屬于自己的聲音。


    朱瑋與他的長號導師李大力(左一)、米歇爾·比科(左二)、法布里斯·米利謝爾(右一)。


    抵達薩爾布呂肯的時候,朱瑋一下子懵了。這座小城沒有他想象中歐羅巴的繁華,相比當時的上海,朱瑋只用了四個字來形容這里:“荒無人煙。”不過,正是這種荒無人煙,成就了他之后近十年的靜心學習,靜心尋找自己的聲音。


    與城市的荒無人煙不同的,是德國音樂廳前的門庭若市。在薩爾布呂肯,不管什么樣形式規模的音樂會,都會有很高的上座率。從聽搖滾的年輕人到拄著拐杖的銀發老人,從足球迷到啤酒客,古典音樂的觀眾覆蓋了各種不同的人群。這讓朱瑋在“荒無人煙”之中又特別有一種動力,去追求自己熱愛的音樂。


    德國的生活,啤酒與音樂同在。


    十年的求學生涯,朱瑋一直跟隨教授們學習,即便后來考上樂團成為職業演奏員之后,他也沒有停止學業。在薩爾布呂肯音樂學院,他先后師從海寧(Henning Wiegr?be)、弗蘭克(Frank Szathmary-Filipitsch)和法布里斯·米利謝爾(Fabrice Millischer)三位教授,細心研習關于長號和音樂的一切。


    在朱瑋看來,銅管的音色是最重要的,每一個樂手都應該有屬于自己的聲音。而對于長號來說,要尋找到獨特的音色實屬不易。在沒有刻度的拉管上,仔細感受聲音的變化,讓長號成為自己的一部分,也讓自己成為音樂的一部分。


    合作,傾聽身邊的聲音


    在德國的十年間,朱瑋一邊求學,一邊開始尋找登臺的機會。在德國,樂團從小到大分為D、C、B、A四個級別,越往上當然越難考,而且競爭十分激烈。朱瑋經常在考試現場碰見自己學校里的師哥師姐,或者外出比賽時同場競技的樂手。所以,即便是專業院校畢業的學生,能進入職業樂團的概率也很小。


    大二的時候,朱瑋第一次報考了德國的職業樂團,而且是A級樂團的德國薩爾廣播交響樂團。A級樂團的考試,通常會分為學生組和職業組。在第一天學生組的考試中,朱瑋一枝獨秀,贏得了唯一一個進入職業組考試的名額。第二天,他又一路過關斬將,和一個法國獲獎樂手一起,進入了最后一輪的對決。評委們很難抉擇,只能給他們加試兩輪。很可惜,最終朱瑋沒能被選中。


    現場評委告訴朱瑋:我們需要的是一位樂隊成員,你的技術和音色都很好,但是很可惜,你更像一個獨奏家,缺少一點合作意識。從那時起,朱瑋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不足。“在國內,音樂學習更多以獨奏為主,所以中國樂手的技巧都很棒,但是合奏的能力或者室內樂演奏的把握,我們就要遜色很多了。”


    朱瑋參加的重奏組合,都是各大樂團的首席演奏家。


    雖然沒能進入這支樂團,但朱瑋還是得到了一份短期合同,有機會在樂團里和大家一起打磨音樂。私下里,他也特別加強了自己的重奏和室內樂的排練學習。朱瑋發現,我們總說德國樂團水平高,這不僅來源于每位樂手自身的音樂素養,更多要依靠他們在一起的協作能力。“每個人都要知道自己在樂團里的位置,知道自己的樂器是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,這樣才能共同創造出美妙的音樂。”


    經過幾年的打磨,2012年,二十五歲的朱瑋順利考入了不來梅愛樂樂團,拿下了首席長號的終身合同,成為德國A級樂團中第一個、也是目前唯一一個中國首席長號。同樣屬于A級樂團的不來梅愛樂,平時除了演奏交響樂,還經常為歌劇演出伴奏,朱瑋在這個過程中接觸到了更多的音樂。他發現,真正好的交響樂和歌劇演出,都是樂團里每一個人共同努力的結果。在這里,你不僅要保持自己的聲音,還要學會合作、學會傾聽。


    從2013年起,朱瑋開始在不來梅藝術大學擔任長號講師,成為唯一受聘德國國立音樂學院的中國長號老師。同時,他也會定期在歐美和國內開辦大師課。他希望把自己對音樂的探索和積累,分享給新一代的音樂學生。今年夏天,朱瑋將作為NYO-China的長號導師,在紐約與中國的青少年音樂家共同創造音樂。他說:“我希望大家能靜下心來,尋找屬于自己的聲音,同時要學會傾聽,懂得如何與人合作。當然最重要的是,希望大家能享受這個舞臺,熱愛你創造的音樂。”


    朱瑋希望能為國內的銅管樂器的發展出點力。


    NYO-China問朱瑋


    NYO-China:你希望自己聲部的學員具備哪些能力?

    朱瑋:銅管演奏的音色尤為重要,每個人對于音色的認知和喜好是不一樣的,我希望我的學員都有自已引以為傲的聲音。


    NYO-China:你理想中NYO-China的訓練應該具備什么特點?

    朱瑋:我希望通過兩周的集訓,培養孩子們的合作意識,加強他們對于在室內樂及樂隊演奏中音準、音量和音色的把握。


    NYO-China:你是如何選擇報名階段的指定曲目的?這些曲目考察報名者的什么能力?

    朱瑋:我的出發點是音樂,音色、音準和節奏,這也是學習音樂的基本要素。


    NYO-China:獨奏家和樂團成員有哪些不一樣的特質嗎?

    朱瑋:獨奏家演奏起來多一點表演的成分,音樂及節奏可以稍隨心一點。而樂隊成員必須清楚的知道你在團隊中的位置,你扮演的是一個什么樣的角色,必須和同伴配合之后才能出現美妙的和弦或音樂,所以團隊合作尤為重要。


    NYO-China:對于報名的學生您有什么建議嗎?

    朱瑋:每個孩子的特點及性格是不一樣的,我希望他們能借助這個舞臺盡情的發揮,盡情的享受音樂帶來的樂趣。學習過程中盡量發揮出自己的特點,彌補自己不足,從而全面發展。


    2017年7月22日

    NYO-China卡內基音樂廳世界首演


    ? 演出時間:2017年7月22日(周六)20:00

    ? 演出地點:紐約卡內基伊薩克·斯特恩禮堂


    ? 特邀指揮:路多維克·莫洛

    ? 鋼琴獨奏:王羽佳


    ? 演出曲目:周龍《鼓韻》

    ? ? ? ? ? ? ? ?德沃夏克《第九交響曲》

    ? ? ? ? ? ? ? ?柴科夫斯基《第一鋼琴協奏曲》


    ? 售票價格:$13-$75

    ? 購票鏈接:長按二維碼登錄卡內基官方網站


    點擊“閱讀原文”登錄NYO-China官網了解更多詳情

    Copyright ? 廈門西洋樂器網社區@2017
   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